张庭宾中华元(国际金融)智库创办人

中国房地产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课题。从房产本身,它有双重功能——基本居住需求和投资投机需求。此前,中国楼市的主要挑战是,由少数人投资投机需求炒作,极大推高了大多数社会公众的居住成本,以至于他们无法承受;从楼市博弈的利益主体而言,地方政府、地产商、投机者和银行构成了炒作推高楼价的利益共谋。即共同推高楼价逼迫为满足基本居住需求不得不买房的人接盘。因为市场不是万能的,因此,把中国房地产的一切交给市场,并不能得出所有问题迎刃而解的结论。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。

阅读
  • 望梅止渴:默克尔是曹操吗?
    评论(7) | 2012-07-03 10:04:13

    曹操式的“望梅止渴”,用现代金融的用语,有点像纸上“过桥贷款”,但最后确实有了比梅子更好的结果。现在欧盟的问题是,新开出了一张张上千亿的空头支票,钱从哪里来?自己能出得起吗,如果出不起,谁能借给他?欧元区真正增量拯救资金来源有两个:一是以欧洲央行的名义发欧元区债券;二是欧洲央行直接印刷欧元,即QE3,以补充政府和银行资金缺口。然而,这两个途径均受阻于德国,德国总理默克尔一再坚持的底线是,在欧洲各国未能实现财政一体化之前,欧洲央行坚决不发行央行债券,更不可能直接印刷欧元。

    阅读